正文卷 第兩百三十八章 秘密!海妖公主

    ……

    “嗚嘎!”

    現場平靜融洽的氛圍,剎那間被警報聲打破。

    刺耳的聲音,令人群心煩不安,紛紛矚目觀望。

    就在這時,人們便看見一個滿臉驚慌的年輕魔法師,正踏著飛行滑板從海岸線方向疾馳而來。

    “不!不好了!”

    年輕魔法師神情凝重,大聲的呼喊,看他一路沖來的樣子,居然連速度都沒減。

    “怎么回事?慌慌張張的。”

    伍德會長皺了皺眉頭,威聲質問。

    現在魔法協會丟的臉面已經夠大了,他哪里允許他們協會的人,繼續冒失無禮。

    “會,會長大人!是,是海……”

    那名年輕魔法師話還沒說完,就從飛行滑板上飛撲了下來。

    “噗咚”一聲,年輕魔法師重重摔在地上,可他卻仿佛不知道疼,連忙從地面上爬起,滿臉驚恐的指向自己身后。

    “是,是海嘯!海神之怒!”

    年輕魔法師說這句話時,渾身都在顫抖,“海神之怒帶來的滔天巨浪,已經毀滅了哨塔,現在正朝我們沖過來了!”

    他話音未落,現場就已經一片嘩然。

    所有人臉色都凝重起來,自發圍成了一個圈,齊齊將目光投向伍德會長與這名年輕魔法師。

    被稱為海神之怒的滔天巨嘯,可非同小可,魔法協會建立以來,僅僅遭受過一次如此可怕的災難。

    說起來那還是在二十年前的事情。

    魔法協會由來已久,但真正崛起壯大,是在傳聞中光明神隕落之后。

    隨著舊光明神被確認隕落,光明教廷影響力迅速衰減,一直被壓制在民間的魔法師門,立即受到了許多王公貴族,乃至帝國的青睞,魔法協會也從此正式登上歷史舞臺。

    不過大多數魔法師都是一群清高的家伙,為了專注研究魔法的奧秘,前任協會會長在三十多年前,將協會總部搬到了與世無爭,還擁有大量上古遺跡的帕特里克群島之上。

    從此帕特里克群島,便成為了魔法界的著名圣地。

    不過帕特里克群島遠離大陸,深處汪洋之上。這個世界,海洋可是海族的地盤。

    盡管魔法協會多次聲明,協會始終保持中立,并且立誓遵循自然規律,絕不會隨意破壞生態平衡。但隨著魔法協會的日益壯大,東海海王穆戈爾·怒濤,始終認為這些人類魔法師是海族的一大威脅。

    于是在二十年前,東海之王穆戈爾·怒濤在多次派人驅趕無效之后,親自以他恐怖的馭海之力,掀起了一場史無前例的巨大海嘯,妄圖將整個帕特里克群島,都給推倒淹沒!

    這場史無前例的恐怖海嘯,被后人成之為海神之怒。

    當時恐怖的情形,至今都是很多當年幸存者心中的夢魘。

    幸好當年吉米·崗特的好友,如今的魔法協會會長凱斯·伍德,帶人在誤打誤撞下,成功開啟了島上遺留的上古防御法陣,成功抵擋住了海神之怒的沖擊。

    之后前任會長,率領安德魯等人及時趕回,眾人聯合島上數百名杰出魔法師,共同抵抗這場末日般的災難,整整兩天兩夜,這才成功保住了海島與島上的眾人。

    或許是因為島上的上古法陣過于堅固,亦或者前任會長與眾多魔法師,抵抗過于頑強,東海海王穆戈爾·怒濤,在海嘯過后終于親自現身,與前任會長進行了一次和談。

    面對威勢滔天的8級海王,前任會長臨危不懼,最終海王穆戈爾·怒濤達成了協議。

    海王摩戈爾認可了魔法圣地的中立方針,并且劃出了以帕特里克群島為中心,方圓一百海里的區域做為中立區,供給魔法協會及其下屬單位使用。

    不過做為條件,魔法協會必須接受海妖一族的子弟,學習來自魔法協會的人類魔法。

    這個條件對當時的前任會長,以及絕大多數成員來說并不是什么問題。

    在他們看來,魔法就是一門研究宇宙與自然本質的崇高學科,在偉大的宇宙真諦面前,人人平等,人人都可以來學習這門知識。

    如此條件,當時的魔法協會,自然答應了下來。

    雙方很快簽注了契約,自那時起每年都會有定額的高等海妖子弟,進入圣地學習,而海族也給予圣地一定程度的和平與安寧。

    只是那場堪稱末日般的巨大海嘯,帶來的恐怖陰影,至今都都籠罩在整個魔法協會成員的心頭,始終揮之不去。

    “海,海神之怒?怎,怎么可能!”

    親身經歷過海神之怒的伍德會長,當即提出了質疑,“海王穆戈爾已經與我們魔法協會簽訂了契約,他沒有襲擊我們圣地的理由。”

    “就是,小子你確定不是在開玩笑?”

    “看你年紀輕輕,你該不會將一場普通的潮汐現象,當成了海嘯吧?”

    “你知不知道,海神之怒那可是只有8級海王,才有能力掀起的滔天巨浪!這種巨浪,怎么可能會隨便出現在我們帕特里克群島附近?”

    “說的沒錯,我們魔法協會前任會長,蹭親自與東海海王簽訂了和平協議,海王不可能冒著違背契約的風險,對我們圣地出手!”

    隨著伍德會長提出了質疑,現場眾多魔法師與各地旅客,紛紛附和,對這名年輕人的疑問也越來越多。

    畢竟二十年來,東海海王穆戈爾·怒濤,確實遵守了契約,帕特里克群島主島范圍內,沒有出現過一次海妖作亂的記錄。

    歷年來,做為圣地學生,為數不多的高等海妖,也謙遜懂禮,十分低調,贏得了很多魔法導師的好感。因此現場眾人,很難相信安寧和平的帕特里克群島附近,會出現海神之怒這種級別的滔天巨嘯。

    “大哥,你說那些海妖,該不會是沖著我們來的吧?”

    這一邊,布萊克·李頓在人群嘈雜之時,湊到吳輝身旁一通小聲嘀咕。他的助手溫妮,也跟在一旁,神情中透著擔憂。

    “八成就是了。”

    吳輝淡然答道,說話間還轉目向了身側的海歌公主瞄了瞄,“小黛啊,你那個好叔叔,還真是陰魂不散吶。”

    “哼,可惡……為什么,這究竟是為什么?”海歌公主眼神悲憤痛心不已,沒想到以前一直挺和藹可親的怒濤叔叔,現在竟然要殺她,恐怕她父王的危機背后,少不了怒濤的影子。

    一時間,眼淚從她眼角滑落。

    “沒事沒事,你別擔心。”吳輝輕輕拍了拍她肩膀說,“不管是誰來,都別想把你怎么樣。”

    “吳輝……”海歌公主看了一眼吳輝,心中隱隱有了些暖意。雖說他平常老欺負她,可在關鍵時刻,肩膀卻顯得那么寬厚可靠。

    “喂喂,你可別用這種眼神瞅著我,還有記得要叫主人。”吳輝義正辭嚴道,“你是我的女奴,你的所有權歸我,就算你家怒叔叔了,就算你爸過來,也拿不走。”

    你……

    海歌公主好懸沒給氣死,剛生出來的些許好感,一下子被打擊的煙消云散。

    “你瞪什么瞪?”吳輝理所當然道,“你不會忘記了吧,我們之前也是打過賭的。我要是拿了冠軍,你就心甘情愿成為我的女奴。你們海歌家族,說話都是不算數的嗎?”

    “……”海歌公主頓時一陣無語,都到什么時候了,這家伙還是一副滿腦子不知道在動什么壞主意的樣子。

    不過,也別看吳輝說的云淡風輕,一副不以為然的樣子,不過他內心卻在暗暗思忖。

    那個穆戈爾·怒濤,尊貴為東海之王,整片海洋都歸他一人所有,加上他又是強達8級的傳奇人物,按常理來說,如此位高權重的大人物,絕對不會為了什么輕易勞師動眾。

    但現在那個海王居然以如此強硬的手段,一路追殺自己的侄女,如此反常,那么原因就只有一個。只要他這個侄女活著,就會對他產生巨大的妨礙與影響。

    吳輝靜靜打量著低頭不語的海歌公主。

    看樣子,這位海妖公主的身上,恐怕藏著一個很大的秘密啊。

    ……

    “你,你們請相信我!真,真的是海神之怒!如果不抓緊時間,那一切可就晚了!”

    這一邊,送信的年輕人竭力重申,他收到的預警,就是海神之怒。并且從他急到快崩潰的神情,絲毫不像是在夸大其詞。

    可海神之怒這種級別的海嘯,實在是太龐大,太可怕,以至于現場沸沸揚揚的議論聲,一刻都沒有停止過。

    “安靜!”

    伍德會長的威目掃過四周,抬起他的華貴法杖,重重的杵擊在了地上。

    “咚!”

    一聲好似晨鐘暮鼓般的敲擊聲,立即化為一層無形的音波,轉瞬便擴散到了人群之中。

    伍德會長強達7級的法圣氣息,沉穩威嚴,立即就讓整個現場隨之安靜了下來。

    “不管真與假,讓我們看看就知道了。”

    伍德會長也不多話,立即舉起手中法杖,在半空中構筑出了一個散發著純和魔力的璀璨法陣。

    這是一個與海上魔法哨塔中偵測水晶,相連接的現象魔法陣。可以將偵測水晶記錄下來的影像,通過這個現象魔法,重新顯現出來。這也是圣地魔法協會,用來監控和預警的主要手段。

    短短數個呼吸之后,半空中現象法陣驀然亮起。

    就在這這片由魔法光幕組成的法陣中央,清晰的畫面開始逐漸顯現。

    “嘶!”

    “這,這是!”

    現場眾人,包括伍德會長本人,在一眼望去的剎那,當即倒吸了一口涼氣。

    此時出現在魔法光幕上的影像,正是當時魔法哨塔被巨浪狂濤,強勢摧毀的可怕畫面!

    畫面中天空烏云翻滾,雷鳴閃爍,海上巨浪滔天,摧枯拉朽。

    原本結實穩固,還有防御結果保護的魔法哨塔,在那種遮天蔽日的巨浪狂濤之下,脆弱的如同紙糊的玩具。

    而每一座魔法哨塔消失時的最后鏡頭,必然是值班魔法師在被海水吞沒前,充滿驚恐的絕望面龐。

    這些在魔法哨塔中值班的魔法師,多半是圣地學院的工作人員與實習師生,在場的眾多魔法師中,有太多是他們的親朋師友。

    此時親眼看著曾經熟悉的親朋師友,被巨浪吞噬,那種沉重與悲憤的情緒,就如同一柄大錘,砸在了現場很多人們的心頭。

    但在震驚與陣痛過后,滔天海嘯帶來的恐懼,立即席卷了在場每一個人。

    短短頃刻之間,現場人群一下炸開了鍋。

    “完,完了!我們完了!”

    “海神之怒,那是真正的海神之怒!”

    “怎么辦?救,救命!我不想死!”

    眼見滔天巨嘯正從遠方朝他們迅速襲來,人群瞬間亂做一團。

    哭喊聲,求助聲,驚恐聲……在一刻彼此交融連成一片,讓本就騷亂的星月湖畔,一度混亂的猶如一鍋亂燉的粥。

    “對,對了!坐,坐船?不不,坐船肯定不行了,我們趕緊做飛艇逃吧?”

    忽然,有個外來的魔法師,想出了一個逃命的點子,可他話還未說完,另一個年老圣地魔法師,就將他完全否定。

    “飛艇?呵呵,飛艇能飛的比颶風還要快?海神之怒來臨時,海上將刮起劇烈無比的***!在這種史無前例的颶風暴雨來臨之際,冒然來到海上,絕對飛不出百海里,飛艇就會被颶風撕成碎片,飛艇上的所有人,都將落入冰冷無情的深海之中!”

    “怎,怎么會……”

    “那,那我們這些人,豈不是死定了?”

    人群再一次悲觀慌亂起來。

    要知道幾乎在場的每一個魔法師都十分清楚,根據記載,以及很多當年幸存者的口述,海神之怒是一股史無前例的滔天巨嘯,數萬噸的強橫水壓,洶涌在海面之上,一路鋪展出數百公里,其威力足以碾壓一切!

    在這種級別的海嘯面前,任何掙扎都是徒勞,現在困在島上的他們,幾乎沒有任何逃生的可能,這讓他們怎能不為之害怕驚恐?

    而且海神之怒都來了,那么緊隨其后的海妖大軍,還會遠嗎?

    就算他們這些人僥幸在海嘯中幸存下來,那么在無邊無際的汪洋之中,面對攻來的海妖,那還不是死路一條?

    如此種種恐慌與悲觀的念頭,令現場氣氛開始越發壓抑起來。

    “導,導師,快帶我離開這里!本皇子何等尊貴,怎能和這些貧民死在這里!”

    這一邊,剛剛走到馬車邊的三皇子查爾斯,整個人都愣在了原地。

    他同樣看到了海嘯橫掃魔法哨塔的可怕畫面,神情中雖有驚慌,但那身貴為皇族的高傲之氣,卻絲毫沒有減弱。

    尤其是那句“怎能和這些貧民死在這里”,從他嘴里說出來就仿佛理所當然,本就應該如此。

    “我們貧民怎么了?皇族了不起啊?王侯將相……”

    本就年輕氣盛,又憤世嫉俗的勞倫斯·坎布爾,聽罷當先不痛快了,他在人群中昂著脖子就想叫罵,不過話還沒說出口,就被身旁一位年長一些的窮學生,一把拉住了胳膊。

    “唉,快別說了,雖然你在真理大會上表現不錯,可人家畢竟是帝國三皇子呀,將來帝國皇位的有力競爭者,他當然了不起了!”

    年長一些窮魔法師,連忙將勞倫斯打住,好心勸說道,“和皇族的人比起來,我們這些屁民算老幾啊?我們腳下踩的土地都人家帝國皇帝的。唉,所以啊,我勸你還是省點事的比較好,別總是口無遮攔,也省得把麻煩引到我們這些窮學生的身上。”

    “!”勞倫斯給氣的夠嗆,目光左右一掃,隨后指向不遠處的吳輝,爭辯道,“你們這些人真是沒骨氣,你看看那邊的吳輝大哥,他就與你們這些人不一樣!”

    “哼!”勞倫斯鄙視完了眾人之后,立即擠過人群,向吳輝那邊匯合而去。

    而這些貧民階層的魔法師,也不管他,紛紛將目光投向查爾斯皇子那一邊。

    心想看架勢,這位皇子殿下與他的導師安德魯,難道真的有本事離開這里?

    ……



          無敵龍中文網歡迎您來,歡迎您再來,記住我們http://www.wudiun.com,注冊會員

快速软件开发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