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二百零四章 怪獸之恥(三更!)

    銀色的巨人有如奇跡般地現身,一手按在穆托的臉上,一手架著它揮落下來的前肢,用身體死死地阻住了它前進的去路。

    穆托動作被阻,似乎說不出地憤怒。它眼睛里閃動著猩紅的光,張開嘴巴尖銳地叫了一嗓子,但任它怎么用力前肢卻都再落不下半分。奈克瑟斯的手掌像鋼鐵的鉗子般緊緊地錮住它的蟲足,那只銀色的手掌中便似蘊含著無盡的力量。

    穆托惱火地大吼卻又無能為力。奈克瑟斯右掌架著它的腿,左掌握拳,銀色的重拳如一發破膛的炮彈貼臉轟擊,正面捶進了穆托扁平的臉上。穆托慘哼一聲,四只腳踉踉蹌蹌地向后退開,眼前一陣發昏。

    穆托眼看著那只小哥斯拉就在前方幾步遠的地方,只差那么一點點就要得手,卻沒想到這緊要關頭卻突然殺出這么個怪異的巨人。穆托怒火中燒,但卻并未喪失理智。它尋思著自己這漫長獸生里好像也沒見過這樣古怪的東西,從剛剛那個照面上看來好像還有點棘手,自己貌似不見得打得過啊......

    穆托猶豫了一下,看看眼前的奈克瑟斯,又看了看前方小哥斯拉藏身的那棟建筑。

    最后它咬了咬牙,做出了決定。

    拼了!

    要知道現在可不是它們生存的那個年代,遠古巨獸如今都近乎絕種,這年頭要想再從地球上找頭哥斯拉出來可不容易。

    而哥斯拉又恰巧是穆托這個種族產卵的絕佳溫床。雖然眼前這只還很小,但穆托表示沒關系它不介意,它可以先把這只小崽子領回去養大了再下崽。反正對它們這種茍了兩億年的生物來說也不在乎多等那么一陣。

    想通此節,穆托那紅色的小眼睛又狠厲了起來。它蟲足在地面上輕輕擦了擦,活像斗牛場上看到紅布的公牛。

    一聲尖銳的咆哮,穆托腳后掀起了十數米高的塵土,飛身上前的同時揚起前肢迎面斬落。奈克瑟斯側跳躲開,但它另一條腿也同時揮到。奈克瑟斯仰面一倒,一個滑鏟拉近到穆托下盤底部,飛起一腳猛蹬在了穆托的底盤上。

    穆托身子一晃,退了兩步手忙腳亂地揮舞平衡。奈克瑟斯跳起身,左掌撥開穆托倉促掃來的蟲足,右手握拳正轟在了穆托三角形的腦門上。接著不等它緩過勁,緊接著又是肘擊狠撞在了它的面頰上。

    一串連擊揍得穆托七葷八素,原地晃了半天找不著北。

    這會兒穆托是真發覺這銀色怪人很有點難搞了,自己好像還真有點掰不過。

    要不......就稍微丟點面子,這次暫時撤退,等下次叫上老婆來幫忙?

    和許多其他種族不同,雌性穆托的體格和力量比雄性都要強出很多。這一點從體型上對比就很明顯,電影里出場的雄性穆托也就五十多米的身高,而雌性穆托則足有上百米高。

    雄性穆托和哥總對拼時大多是仗著速度優勢和飛行能力纏斗,就算被對方抓到也立刻掙脫毫不戀戰。

    而雌性穆托就不一樣了。百米多高的雌穆托一出場突出的就一個字——干!不多嗶嗶上去就跟哥總真刀真槍地肉搏,又是抓又是咬的半點不虛。而雄性穆托則一邊在旁邊空襲掠陣,一邊負責喊老婆666......(只是其實并沒有證據表明影片里兩只穆托是配偶)

    但穆托轉念一想,還是算了。跟百米多高的哥斯拉干架干不過很正常,叫幫手也沒啥丟人,然而它這趟專程跑來欺負個才剛出生的哥斯拉寶寶都還要灰溜溜地跑回去找老婆大人,這話傳出去它還怎么在圈里混啊?

    架可以輸,但面子不能丟。

    也不知是不是想到這個道理,穆托垮下去的氣勢突然間又足了起來,更加生猛地怪叫著撲了上來,兩條前肢一齊揚起,帶著破空的疾風猛然斬落!

    穆托驟然爆發,攻速毫無征兆地漲了一截。奈克瑟斯抬手接住,宛如泰山壓頂般的怪力透過那對蟲足貫透了他全身。奈克瑟斯腳下的地盤塌陷了,他聽到地面不堪重負碎裂的聲音,雙足都深陷了進去。

    穆托的全力爆發著實強得有些讓人意外。電影里雄性穆托單挑時一直被哥總摁著捶,最后甚至給哥總一尾巴抽到了大廈上被鋼筋刺穿要害而亡,乍一看好像戰斗力不咋地,最后死因更是足以讓它躋身“世上最丟人怪獸”的恥辱墻上。

    但仔細一想,雄性穆托以僅有五十米的體型對抗百米級的哥斯拉,纏斗了那么久不說、其中數次被抓住咬中乃至被原子吐息直接命中都沒有暴斃,至少在五十米級的怪獸里實力應該已經挺高了才對。

    至于被鋼筋戳死......唯一的解釋可能就是哥總那一尾巴甩得著實夠狠吧......

    而現在理查德就親身體驗到了暴怒的穆托爆發出的怪力,竟似乎并不在幼年形態的奈克瑟斯之下。雙方短暫地僵持住了,彼此的身軀都因用力而輕微顫動。

    穆托爆出全力也無法將對方完全壓制,心下不由更加焦急,張開了嘴巴一邊怪叫一邊想朝著奈克瑟斯咬來。

    奈克瑟斯提氣醞釀,上身微仰,右膝陡然提起。他膝蓋狠撞在穆托探來的腦袋上,只撞得它仰頭怪叫,張開的嘴巴里甩出了一串粘液,前肢上的力道也不由自主地松懈了。

    奈克瑟斯趁勢不停,左手抓著穆托的一條腿,右臂揚起,手腕處的切割刃亮起了金芒。金色刀光一閃而過,穆托長長的蟲腿登即在臂刃下被斬切了開來。鮮血有如噴泉般從它斷裂的蟲腿里汩汩地涌出,痛得穆托嘶聲悲鳴。

    穆托痛苦地連退幾步,蟲足虛晃一下將奈克瑟斯暫時逼退。跟著它不再戀戰,巨大的雙翅咻地展開上下撲騰了起來。場中登時卷起了無形的颶風,強大的風壓將四周火焰盡數吹散。穆托龐大的身軀乘著狂風和亂流騰空而起,頭也不回地飛進了漆黑的夜空。

    穆托:溜了溜了。小命都要沒了,誰還管什么面子不面子啊?



          無敵龍中文網歡迎您來,歡迎您再來,記住我們http://www.wudiun.com,注冊會員

快速软件开发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