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一百五十四章:晉級護士

    周恒走到劉秀兒近前,看著她的眼睛。

    “沒事有什么想法可以直說,這里是學習醫術的地方,不要考慮性別。”

    劉秀兒環顧了一圈,沒有一個人露出鄙夷的神色,反倒對她都是非常鼓勵的眼神,劉秀兒這才站起身。

    “我就是剛才看著解剖圖,然后聽著你說婦人生產的事兒,突然想到殺雞取卵四個字。”

    周恒示意劉秀兒坐下,顯然秀兒這句話同樣震驚到他們了,這四個字比喻的太形象了。

    周恒走上臺,“剛才秀兒說到殺雞取卵,雖然有些嚇人,不過說到了點子上,我在婦科上主要將的就是剖宮產,雖然有風險,這比生不下來一尸兩命要好得多,只不過雖然大梁人比較開化,可是男大夫做這個手術,很多患者的家屬難以接受,所以我希望秀兒和春桃,能夠在這個方面多努力學習一下。”

    秀兒和春桃被點名,都被嚇了一跳,不過聽到這些今后需要他們二人多努力,瞬間感到身上的擔子好重,與此同時后面的張安康他們投來羨慕的眼神。

    。。。。。。

    十日后,十月初九,周恒被一陣爭執聲吵醒。

    呼一下坐起來,擦拭了一下頭上的冷汗,趕緊套上衣袍起身,還未出門就聽到樓下兩個人聲音越來越大。

    “。。。。。。你怎么一點兒都聽不進去意見,昨夜那張卷子關于闌尾炎的手術,你漏掉了一個步驟。”

    那人似乎不服氣,將一張紙抖落的嘩嘩作響。

    “哪兒錯了,我覺得寫得沒問題啊?”

    周恒小心地將門打開一道縫隙,下面那二人,一個是小六子,另一個似乎手后院制酒作坊的小頭頭,倆人杠上了。

    小六子一梗脖子,一把將那人手中的卷子搶過去,指著那道題說道:

    “看看你寫的,縫合脂肪和表皮就行了?你家肚皮里面只長了一層?腹膜不用縫?前天殺羊的時候,不是讓大家看了,你那眼睛當鼻子使的,光聞聞兒去了?照著你這個縫法,今后打個噴嚏,腸子是不是都鑲頓在這里了?這就成了手術造成的并發癥,刀口疝氣?”

    那人一怔,想了想似乎覺得小六子說得在理,趕緊將卷子卷起來,看看周圍沒人,快步走了,還不忘朝著小六子擺手。

    “謝了,你對了,我先回去改卷子,回聊!”

    小六子抖著腿,帶著笑容看著那小子跑了的方向,笑著笑著,瞬間不動了,用力一拍大腿。

    “我怎么傻了?告訴他干嘛,真是的如若他不知道,我不就得高分了?”

    撅著嘴蹲下身子,拿著石子丟出去。

    周恒推門出去,小六子趕緊抬頭,看到周恒出來,一把捂住嘴巴,臉上都是驚慌的表情,趕緊朝著周恒見禮。

    “老板早,我這就給您打水洗漱。”

    周恒擺擺手,“我房內有水,已經洗漱過了,你過來我有話問你。”

    小六子一臉的緊張,橫著小碎步緩緩朝周恒挪去。

    “老板,有啥吩咐?”

    “你的卷子都寫好了?”

    小六子點點頭,從懷里掏出來疊的四四方方的一張紙,周恒接過來看看,別說這小子字跡雖然丑,不過寫得內容真的不錯,可見是認真用心聽了。

    十天的時間,周恒講得相當快,有些人能記住兩三成都不容易,這個小六子竟然答出八成,這簡直太厲害了。

    抬眼看看有些忐忑的小六子,“你現在跟著張二狗撿藥?”

    小六子點點頭,“是的,小的跟著張管事學習撿藥,這會兒也是一個小組長了。”

    “小六子你全名叫什么?”

    “張春林。”

    周恒點點頭,“那就好好學,如若下次還能考八成正確,我就讓你跟著張安康去做護士。”

    小六子一臉的難以置信,周恒將試卷丟給他,他緊緊抱住,似乎才有些相信周恒的話了,臉上從怔忪到震驚再到咧嘴大笑,最后眼中都有些淚意。

    “老板您當真的是吧,我想跟著您學習醫術,這比撿藥有意思。”

    周恒點點頭,“當真,好好努力,或許有一天你也能跟著上手術,做個巡回護士,或者做醫助,人總是要有夢想的。”

    小六子怔怔地看著周恒的背影,不知多久有人朝著他后腦勺拍了一下。

    “臭小子想媳婦呢?”

    小六子一回身,剛要急眼發現是張二狗,這是現任管事兒,小六子瞬間臉上都是笑容,將張二狗手上的蒸餅撕了一點兒送進口中。

    雖說這是最普通的吃食,早晨起來嚼一口,通體舒坦。

    “二狗哥,你咋來這么早?”

    張二狗白他一眼,“老早起來,在這院子里面發什么呆,又不是二八月你發春嗎?”

    小六子湊近張二狗,將那份試卷謹慎地拿出來,遞給張二狗看。

    “剛才老板給我看著試卷了,說是我考得不錯,如若下次考試也能答對八成,我就可以跟著張安康做護士,如若今后表現更好,就帶著我上手術。”

    越說,小六子的脖子月梗梗起來,張二狗一巴掌拍在他頭上,瞪著眼低聲說道:

    “你小子能不能別這么招人恨,學得好還出來顯擺,我們這些答不上的咋辦,臉都貼地上了,你還耍著花樣過來氣我,臭小子你就是欠揍。”

    小六子趕緊躲開,疑惑地看向張二狗,“二狗哥,你沒生氣?”

    “生啥氣?”

    “我要學好了,就跟著老板去做護士了,你咋沒啥反應?”

    張二狗白他一眼,憤憤地說道:“這有啥好氣的,你有能耐我替你高興,管咋說是我挑選的手下,看著也開心,咋當了護士還能不叫我二狗哥?”

    小六子臉上有些激動,湊到張二狗近前,狠狠地搖頭。

    “哪能,啥時候你都是我的二狗哥,如若沒有你教我那些藥名,我也沒有今天不是,想當初我可是啥也不會啊。”

    “行了,別跟娘們似的,在這里嘰嘰歪歪,快去上工,午后抽空好好學習那冊子,競爭很激烈的,你絕對不能被制丸組的龔超比下去,給我長點兒臉。”

    小六子歡脫地稱是,撒丫子跑開了。

    張二狗看著他的背影嘆息一聲,一起從壽和堂來的三個人,自己是個帶頭的,可現在看就他能力弱些。

    王三順直接認老板當師傅,算是最小的第五個弟子,屈子平不用說,那是老板身邊的紅人。

    反觀,就自己進步不大,張二狗抬眼看看從房間走出來的阿昌,聽昌管事說過,似乎老板要制作什么新藥,還在收集發霉的瓜果。

    張二狗轉身去了自己房內,找到一個籮筐,抱著朝阿昌追過來,一臉笑容地問道:

    “昌管事,你瞧瞧這些發霉的果子,可是能用得上?”

    阿昌頓住腳步,看看張二狗捧著的籮筐,果然里面有一大堆的發霉水果,上面都是大塊大塊的霉斑,還是青白色的,瞬間阿昌的眼睛一亮。

    “太好了,這些正是我們要找的,搜索了幾天都沒啥收獲,快跟我說說你是在哪兒發現的,我帶人去找。”

    張二狗咧著嘴露出一口白牙,憨厚地笑了。

    “就是城北的望丘山,那山上都是這些酸果子,太酸澀味道不好吃,所以沒人撿,地上落了一層都是這樣的果子,我路過就撿了兩筐回來。”

    阿昌拍拍張二狗的肩膀,“行了,今天撿藥組旁的都不干了,全體出動給我去撿果子。”

    “妥了,這就走。”



          無敵龍中文網歡迎您來,歡迎您再來,記住我們http://www.wudiun.com,注冊會員

快速软件开发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