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361章 之前的治療方案

    361之前的治療方案

    看完了檢查報告,蘇楊又看了看方老的治療方案。

    方老先去了總醫院的耳鼻喉科,耳鼻喉的主任看了后,給予了他西比靈口服,維生素B1、B12肌注,靜點葛根素氯化鈉注射液、間斷吸氧及超短波治療,并靜點地塞米松、病毒唑等。

    治療2天后復查聽力,無變化。

    后,對方選擇鼓室注射地塞米松10mg,注射完患耳向上10分鐘,并停用靜點的地塞米松,其他治療繼續。

    后檢查,聽力無變化。

    治療效果不大。

    之后,對方換了一種治療方法:強的松(1mg/每公斤體重),晨起頓服,0.9%生理鹽水250ml+金納多105mg靜脈滴注。

    截至目前,還看不出什么效果,但似乎療效并不算好。

    這其中,方老也試了高壓氧之類的新興治療方式,但效果也不是很好。

    看到這兒,蘇楊臉上的凝重之色愈發濃了。

    突發性耳聾的一般治療方案,方老都試過了,實話實說,大多也就這些了,可是竟然沒什么效果!

    看來方老的這個病還真是有些麻煩呢!

    怪不得系統把他作為任務下發!

    他正想得入神,方老的孫女忽然唉呀的一聲,匆匆站起,飛也似地沖進了廚房。

    “怎么了?”蘇楊連忙追過去問。

    “差點熬干了!”

    蘇楊探頭看了看,原來是熬了一鍋東西。

    方老的小孫女笑著解釋:“這是我媽媽從一個同事那里問到的偏方,豬蹄+黑木耳+冰糖,從中醫上來說,腎發于耳,黑補腎,豬蹄補腎。從西醫上來說,豬蹄膠原蛋白多,利于恢復聽力。”

    蘇楊聽得哭笑不得。

    不過,這就是現實。

    哪怕方老是全國有名的醫學專家,是現代醫學的頂峰代表,可是一旦他生病了,如果嘗試了現代醫學而毫無辦法,也只能轉向傳統醫學,此時此刻,在他和他的家人的眼里,只有能不能把病治好的醫學,而不會有西醫和中醫的區分!

    方老小孫女的這一鍋東西讓蘇楊心中的壓力小了很多,他之前還擔心方老對中藥或者針灸會有抵觸,但現在看,他連豬蹄木耳都吃了,想來應該不至于抵觸他的治療方式。

    想到這里,他懸著的心終于是落了地。

    想了想,蘇楊對方老的小孫女道:“方小姐,我是方老的學生,這次受方老之邀,專程從廣城上來參加一個學術會議,聽了方老生病的消息,我很難過,所以,我想嘗試著為方老做一下治療,不知道可不可以?”

    “你?”方老的小孫女詫異地看向了蘇楊。

    “對。”蘇楊點頭。隨后又補充道:“如果你們商量后同意了,那我今天就可以開始對方老進行治療。”

    小姑娘好奇地把蘇楊上下打量了一番,這之后,她噔噔噔跑了出去,去和方敏交流了一番,方敏知道蘇楊要為他治療,也很詫異,不過他最后還是點了點頭,之后,小姑娘又打電話聯系了她的父親母親,她們一番商量,最后一致同意了蘇楊的請求。

    得到了肯定的答復,蘇楊終于是松了一口氣,他問小姑娘道:“你們在家里試過音樂療法嗎?”

    音樂療法?

    小姑娘大吃一驚。

    她爺爺都突發性耳聾了,還怎么搞音樂療法?

    她用看學渣一樣的眼神看著蘇楊。

    但蘇楊卻只是笑了笑,小姑娘的眼神他當然明白,不過他不好多說什么。

    但事實卻是,突發性耳聾還真的可以嘗試一下古典音樂療法。

    日本一項新研究顯示,讓因突發性耳聾導致一側耳朵失聰的患者聽古典音樂,有助于恢復聽力或改善癥狀。

    日本每年每一萬人中有3人會出現突發性耳聾,且存在發病率增長傾向。

    目前,日本國內對突發性耳聾主要用類固醇藥物等進行治療,但是仍有20%至30%的患者無法恢復聽力。

    日本自然科學研究機構生理學研究所的專家在新一期英國期刊《科學報告》上撰文說,他們將新近發病的約50名突發性耳聾患者分為兩個小組,一個小組接受類固醇治療,另一個小組除接受類固醇治療外,還堵住正常的耳朵,用失聰的耳朵每天聽約6小時古典音樂,并且用失聰的耳朵努力聽日常生活中的聲音。

    在如此試驗10天后進行調查時,研究者發現古典音樂組患者的雙耳之間此前曾存在25分貝的聽力差,經過試驗已縮小到約7分貝,而單純類固醇治療組患者的雙耳聽力差仍有15分貝。

    聽古典音樂的療法簡便易行。

    研究小組認為,這一發現將有助于開發廉價且副作用少的突發性耳聾治療新方法。

    蘇楊見了對方的眼神,自然也就知道方老肯定沒做過這方面的治療,所以,他明白了,他一會兒可以在系統空間里嘗試一下。

    “那你們給方老做過心理疏導嗎?”蘇楊又問。

    心理疏導?

    對方再次怔住。

    但蘇楊并沒有開玩笑,心理疏導對突聾治療真的是有幫助的。

    曾經有一個專家在私底下說過:突聾患者在越是大的醫院里治療效果越不見得就好,為何?我見過的一些大醫院,一般來說床位很少有留給這種保守性治療病員的,大家都熱衷于手術,手術越大越復雜興趣越高,像這種效果不確定,意義不大的疾病關心就難免差一些,而且大多三板斧下去有效便有效,無效出院搪塞了之,很難靜下心來研究或者關心。然而我們忽視的是很多病員的發病與負性生活事件、焦慮、過度疲勞后抑郁有關。因而對于只有半個病區以下的基層醫院不一定有相當多的手術,但是它們有充分的時間關心病人,了解病情并能很好的與之溝通,不打擊病人的治療積極性,并鼓勵之,讓它們樹立戰勝疾病的信心。

    Fowle提出情緒創傷是突聾的誘因之一,他所導致的耳蝸血流淤滯現象可能為致病機制,所以,開導患者免除焦慮情緒,心理疏導對于藥物治療的療效幫助于是就變得顯而易見了。

    看到了小姑娘的反應,蘇楊再次明白,方老肯定是也沒有進行過相應的治療了。

    嗯,不錯,心理干預也可以加進治療方案之中。



          無敵龍中文網歡迎您來,歡迎您再來,記住我們http://www.wudiun.com,注冊會員

快速软件开发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