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四零三章 非暴力不合作

    楊都督的五千大軍涌出南京,登船直奔江陰,第二天清晨登岸,然后開始他們的狂奔。

    一晝夜后到達蘇州。

    “顧巡撫,你就這樣一直坐視到今天?”

    楊信看著周府外的人山人海,問他身邊的應天巡撫顧起元。

    近兩萬人已經在這一帶圍堵了整整四天,而且還是頂著小雪,他們應該是輪班的,一部分負責在外面堵死各條街道,一部分在這片區域的民宅里待命。外面的人都搭著帳子,一個個坐著小馬扎,就像售樓處門前的大媽,不斷有人在中間送水送飯,而且還吃著大肉包子呢,不得不說這投資也很大。

    在他們中間是周順昌家。

    楊寰帶著兩百士兵,原本想著帶了周順昌去南京,同時留下士兵控制周府,然后沒想到蘇州的正義民眾們給他們來了這一手。

    不打不罵不鬧。

    就是不準出來,一出來這邊密密麻麻的人墻堵上。

    “楊都督,百姓們犯法了嗎?”

    顧起元說道。

    他是應天府江寧縣人。

    “圍堵錦衣衛還不算犯法?”

    楊信說道。

    “在下官看來這不算,百姓只是聚集此處而已,又不是持械鬧事,大明律哪一條禁止百姓赤手空拳聚集在某一處,更何況這些百姓皆是本地安分守己之良民,人家在自己家湊到一起有何不對之處?至少下官翻遍了大明律,也沒見到這一條,當年京城西山礦工還在承天門外聚集,神廟也沒下旨出動軍隊鎮壓,既然神廟都不以此類事件為犯法,那下官自然無需管。”

    顧起元說道。

    楊信深深地看了他一眼。

    顧起元微笑回應。

    “楊都督,你不會是準備動用武力殺戮平民吧,若都督敢如此,下官拼著一死,也要與都督斗到底,下官乃是應天巡撫,有護民之責,縱然都督也不能任意殺戮下官治下無辜百姓。”

    他說道。

    他旁邊幾個武將戰戰兢兢。

    這是要把他們推出來,可憐他們兩邊都惹不起啊!

    應天巡撫是提督軍務啊!

    這個稱呼全稱是總理糧儲,提督軍務兼巡撫應天等府,只不過駐地是蘇州而已。

    這時候里面的楊寰等人再次試圖向外沖出,原本坐著的的百姓立刻站起來洶涌向前,周府的大門就從楊信視野中消失了,前方完全一片恍如海洋的腦袋,人頭攢動中,那些士兵的罵聲隱約傳來。

    楊寰不敢殺人。

    這些老百姓全都赤手空拳,他敢殺人性質就變了。

    “你們想玩非暴力不合作啊!”

    楊信說道。

    “非暴力不合作?都督這個詞用的好,可都督想怎樣?他們是無辜百姓,赤手空拳,沒有任何武器,都督的確帶了五千大軍,可都督的兵只要傷了一人,下官保證下令這蘇州的軍隊以武力阻擋。

    啊,都督可以試試和當初在無錫時候一樣,以分地來煽誘他們,不過下官需要說明一下,這些沒有農民,他們全是機工,他們依賴士紳供應棉花,依賴士紳收購棉紗棉布,他們的一切都依賴士紳,就連吃飯都得靠著從士紳手中買糧,下官承認都督那套的確很厲害,沒什么農民能抗拒。

    但可惜,他們不是農民。”

    顧起元說道。

    看得出他還挺得意,這個局應該是他布的,然后依靠那些工廠主來給他實現,至于目的當然不是單純的保護周順昌。

    后者還沒重要的這種程度。

    他們就是借著這機會,挫敗一次楊信,振奮一下士氣而已,雙方斗了這么多年,東林群賢沒贏一次,他們真得很不甘心啊,更何況他們一次次失敗,失敗了這么多年,自己內部都有恐楊癥了……

    真的。

    楊信一出現就全萎了。

    這樣不行啊。

    他們迫切需要一場勝利,一場能讓他們內部振奮一下的勝利,一場哪怕只有一場。

    然而……

    “我不會給你們勝利的,哪怕只有一次!”

    楊都督笑著說道。

    顧起元做了一個請的動作。

    楊信看了他一眼,緊接著上前同時接過手下遞上的喇叭筒。

    “我數三聲,還不散開者格殺勿論!”

    他舉著喇叭筒吼道。

    就在同時他身后那些士兵全部端起了他們的竹片弩,然后一支支弩箭對準前方。

    而前方那些機工們驚疑不定地看著他們,很顯然這些機工也開始畏懼起來。為首幾個目光轉向顧起元,當然還有顧起元后面那些本地士紳們。

    不過后者鎮定自若的樣子還是給了他們勇氣,而且就像顧起元所說的,這些機工完全依附士紳,他們也沒有別的選擇,士紳控制著原料供應和銷售渠道,控制著糧食供應,機工們只能聽他們的,這座已經完全進入工業時代的城市,同樣也已經完全被這些初級版的資本家控制。

    他們是這座城市的主宰。

    “怕什么,他們還敢殺人嗎?”

    一個老鄉賢在顧起元后面高喊著。

    那些機工終于壓下了逃跑的恐懼,繼續用忐忑不安的目光看著楊信和他手下那些弩手,后者依然穩穩地瞄準著他們。

    “一!”

    楊信的喊聲響起。

    “劉將軍,讓你的部下準備好,有誰敢在此殺戮無辜百姓,統統格殺勿論,這是老夫的命令,出了事老夫負責,不要害怕什么,咱們是在保衛無辜百姓。!”

    顧起元說道。

    他身旁一個軍官憂傷地抹了一把臉上大冬天出來的冷汗,然后向楊都督拱手行禮,緊接著一臉決然地沖旁邊的部下一揮手,后者立刻端起了手中的鳥銃,吹燃火繩,從側面瞄準了楊信部下的士兵,上百支鳥銃的槍口就這樣對準這些弩手。

    這些弩手的后面更多同伴趕到,同樣將竹片弩對準這些官兵……

    “二!”

    楊信說道。

    就在同時他舉起手!

    “鄉親們,不要怕,他們不敢,你們手無寸鐵。”

    那個老鄉賢高喊著。

    “鄉親們,別怕這些閹黨鷹犬!”

    “對,他們不敢殺人!”

    ……

    那些機工也紛紛高喊。

    楊信笑著看了看顧起元。

    后者臉色一變。

    “三!”

    楊信說道。

    幾乎同時他的手落下。

    最前面一排士兵毫不猶豫地扣動了扳機,伴隨弓弦的響聲,一支支弩箭飛向前方,瞬間落在了那些機工中間,扎進他們的身體,下一刻慘叫聲立刻響起。

    “開火!”

    顧起元不顧一切地吼叫著。

    但是……

    他愕然地看著那軍官和手下的士兵。

    后者無人敢動。

    “開火啊,開火一人賞百兩!”

    那個老鄉紳崩潰一樣尖叫著。

    但依然沒人開火。

    無論是那軍官還是士兵,全都在那里戰戰兢兢,看著那些弩手的射擊卻不敢有任何異動。

    而就在此時那些完成射擊的弩手迅速后退,第二排弩手上前,緊接著再次扣動了扳機,而此時前面的機工們已經崩潰了,他們尖叫著不顧一切地逃向兩旁的院墻,然后互相擁擠踐踏著爬上墻頭。他們中間那些被弩箭射中的慘叫著,還有那些遭到踩踏的也在慘叫著,帶著滿身鮮血在石板的街道上翻滾著,整個現場一片末日般的絕望恐慌。

    然后第三排弩手上前。

    不過這些沒有射擊,只是舉著弩瞄準。

    “你們為何總是認為我一定不會殺人呢?”

    楊信看著顧起元說道。

    后者已經完全傻了,目瞪口呆地看著眼前瞬間崩潰的計劃,他精心設計周密安排,而且在楊信喊出第三個字前還明顯看到成功希望的計劃,就這樣瞬間崩潰了。不僅僅是他,他身后那些本地官員士紳,都在目瞪口呆地看著這一幕,而那個老鄉紳崩潰一樣撕打著那軍官,后者和部下士兵依然一動不敢動。

    他們真不敢。

    這些就是太倉的駐軍而已,他們的確歸應天巡撫管,可應天巡撫沒有尚方寶劍,最多撤他們的職而已,但楊都督是真能要他們腦袋的。

    至于銀子……

    注定沒命花的銀子有什么用?

    楊信直接走過去,拎著那個老鄉賢脖子拖過來,后者掙扎尖叫著,但卻絲毫無法擺脫,就那么被拖著直接走到了那些弩手前面。

    站在那些慘叫的機工前面。

    “這位老先生,麻煩你站好。”

    楊信說道。

    那老鄉賢雙腿哆嗦著,在他們后面是上百名慘叫著的機工,而原本聚集的其他所有機工已經全部逃走,遠處的周府大門處楊寰押著周順昌走出。

    老鄉賢抬起頭茫然地看著楊信……

    “不要看我,看前方!”

    楊信就像個拍證件照的攝影師般對他說道。

    緊接著扶住他的腦袋,讓他面對著前方的弩手,那老鄉賢這時候已經完全傻了,就像木偶般被他擺布,而且楊信還像給他整理遺容般,整理好他的衣冠,然后滿意地點了點頭,就那么扶著他,將他的目光正視著對面的二十張弩,緊接著在他背后蹲下了身子……

    “四!”

    楊信說道。

    對面弩手立刻扣動了扳機。

    二十支弩箭在瞬間扎進了這個老鄉紳的身體,他甚至連慘叫都沒來得及發出,就被一支扎進脖子的弩箭截斷了脊柱……



          無敵龍中文網歡迎您來,歡迎您再來,記住我們http://www.wudiun.com,注冊會員

快速软件开发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