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七 第九百四十七章 掩耳盜鈴

    大寧城的何浩當然沒有收手。不出半月,便有人把消息送去了遼東都司。

    臘月初的遼東,雪已下了不止一場,此時外邊正是大雪紛飛。空中的風不大,卻是寒冷刺骨。一個青袍官員掀開曹毅家的一道門簾時,臉色發紫,嘴唇已經凍烏。

    曹毅見他的帽子上、毛皮大衣上全是雪花,立刻先招呼道:“李知事到爐邊來坐。”

    被稱作李知事的中年文官先作揖行禮,道謝后走到了火爐旁,他輕輕拍打了幾下手臂上的雪花,說道:“這時節,外邊簡直呆不住。”

    “遼東是這樣,得凍幾個月哩。”曹毅回應了一句,目光停留在李知事的臉上。顯然曹毅想聽更多的稟報。

    李知事伸手在爐邊銬著,眼睛盯著火焰沉默了一會,才開口道:“何將軍停止了與兀良哈人的買賣,但大寧城的鹽商在辦那事兒。”

    曹毅的神情頓時一變,掩不住的怒火表現到了臉上,他吸了一口氣,冷冷道:“掩耳盜鈴。”

    “可不是?”李知事道,“自從寧王的人馬官屬走了之后,大寧城就只有那么些人。沒有何浩那幫人的暗許,鹽商們當然不敢做買賣。”他頓了頓,便輕聲道,“何將軍還是舍不下。”

    曹毅已從椅子上站了起來,心情變得憂憤交加,他說道:“何浩要翻天了。老夫在都司衙門里,幾番告誡過他,又派人專門去大寧城督促。他這是想單干嗎?”

    李知事小心問道:“要不曹大人找個由頭,把他調回都司,換個人去大寧?”

    “一時半會沒用,大寧城那些將領誰沒有份?只調走一個何浩,解決不了燃眉之急。全部換人,都司也不好辦。”曹毅道。

    曹毅很快忍住了心中的怒火,冷靜道:“事情棘手了。”

    他嘴上這么說,心里還有別的擔心。

    原來何浩在遼東都司這邊時非常聽話,平常總是恭維奉承著曹毅。如今何浩開始有膽子違抗上峰,便讓曹毅直覺已不可靠、無法控制,只怕逼迫太緊,讓那膽大妄為的武夫狗急跳墻。

    曹毅當然也是底氣不足,他分了好處的、還是大頭,遼東都司中不少人也有份。事情萬一捅漏了,那便是一大串人,而曹毅則是主|犯!遼東都司發生的事,要說不是他撐腰、怕也沒人信。

    就在這時,厚重的簾子再次被掀開了,屋子里的光線為之一亮。一個梳著發髻沒戴帽子、穿長袍的人走了進來,他看了一眼坐在下方的李知事,便作揖見禮,然后徑直走到曹毅身邊,俯首悄悄說了幾句話。

    “圣上的大軍過山海關了?”曹毅驚訝道,“天氣那么冷,圣上到遼東來作甚?”

    長袍人道:“確實如此,聽說圣上要走一遍遼西走廊,然后才返行。”

    曹毅抬起手道:“老夫知道了。”

    長袍人作揖告退。

    消息讓曹毅心頭更慌,總覺得皇帝是沖著遼東官場來的。但他又不能完全確定,這樣的懼意或許只是心虛。

    李知事的聲音道:“說實話,邊將只要有門路弄些錢,歷來也算不上甚么大事。現在遼東沒出亂子,那財路又牽扯甚廣,圣上不一定會怎樣罷?”

    曹毅立刻毫不猶豫地搖頭道:“非也。”

    圣上出關是否沖著遼東都司來的、曹毅還不能全然確認,但圣上決意禁止邊將賺錢的判斷,曹毅是不質疑的。

    曹毅道:“老夫在這個位置上,不能不關心朝中的情狀。最近幾年朝廷確實得到了許多白銀,但花錢的地方也很多,似乎并不太寬裕。如今遼東衛所還算豐衣足食,圣上非得要往遼東增運錢糧,必定有目的。目的也清楚,圣上在北平府明白說過了。”

    李知事應了一聲,緩緩點頭,沒有爭辯。

    曹毅在地上踱了幾個來回,忽然又道:“這事兒咱們擰不過,胳膊擰不過大腿。”

    李知事沉吟道:“圣上果真決意如此……”

    曹毅低聲道:“老夫歷經幾朝,在官場多年,悟到的這點事、必定錯不了。”他想了想,又跺腳道,“何浩啊何浩,那二愣子把老夫害慘了!”

    擺在曹毅面前的景況,正是又急又亂。

    朝廷只要一查這事兒,遼東都司上上下下都脫不了干系,誰也別想置身事外。目前事情剛開始,大多人還不擔心,畢竟大伙兒都認為法不責眾。

    但朱高煦這種身經百戰的武人皇帝,一旦被惹惱了會怎么樣?曹毅尋思了半天,愣是想不出半點反抗、對抗皇帝的辦法。

    而何浩與大寧城那一幫武將,如果不馬上收手、便得出事;立刻見效的法子,只有何浩等獎勵全聽都司的安排。否則遼東都司上下要經過一番明爭暗斗的調整,到時候黃花菜都涼了。

    曹毅無奈地嘆了一聲:“刀沒架到脖子上,這會兒要讓大家都把肥肉從嘴里掏出來,太難。”

    李知事再次點頭附和。然而他是否明白曹毅一番話的意思,便不得而知了。

    曹毅的話確實說得不太明白,他的意思是,這樣繼續下去、所有人都必定要完。他不想用這種嚴重的口氣、在地位低的李知事面前說罷了,免得顯出一驚一乍,沒有大將沉穩氣度。

    “今日就到此為止罷。”曹毅道。

    李知事立刻起身拜道:“下官告辭。”

    曹毅送李知事到門口,站在原地陷入了沉思。

    ……冬季的遼東,氣溫比北平更低。護駕的軍隊中,將士們一個個都凍得面部發|紅。不過人們白天步行的時候,因為在運動并不會太冷,只是臉手凍得難受。

    朱高煦已經定好了行程,一路走過遼西走廊后,到廣寧中、左屯衛的治所錦州城,在那里過年。然后明年正月出發回京。

    至于原先隨駕到了北平的韃靼殘部、包括前汗妃阿莎麗母子,已留在北平,并未跟著朱高煦繼續北上。阿莎麗一心要回到草原,并對本雅里失汗兒子的前程存有希望,朱高煦無法說服她,更沒必要強|迫,只得隨她愿了。他也無意去占本雅里失汗遺孀的便宜,遂將阿莎麗等人交給了守御司北署的人、看管在北平城內。無論如何,朱高煦遲早必定會放她們走,不過要等出使韃靼的陳鑲消息。

    此時的交通很緩慢,人們出遠門后、想及時回家是難以辦到的事。

    朱高煦便分別寫了幾封家書,并派信使私下送回京師,給家眷們帶回一些問候。他還在信中寫到了歸期,大概明年二三月間抵達京師。

    臘月間的節日很多,大軍經過遼西走廊上密集的衛所時,朱高煦也早早地感受到了過年的氣氛。他的感覺有點奇怪,一邊想念在京的妻妾兒女,但一邊又有一種隱秘的輕松。因為年關那陣子出行外在,他便不用再經歷無休無止的宴席、祭祀、典禮。記得幼時很喜歡熱鬧,現而今他卻漸漸有一點厭倦那些過場。

    大軍剛剛經過了寧遠衛,到了下午,便走到了一處吸引朱高煦注意的地方。此地的西邊是山,往東看就能看到海邊。海邊白茫茫一片,水面上已經結冰了。

    朱高煦坐在馬背上觀望了許久,忍不住回顧左右道:“遼東都司的海面會結冰多久?”

    侯海拱手道:“回圣上,冰期大致在一個月到三個月之間。”

    朱高煦聽見是侯海回答,隨口道:“侯左使懂得不少啊。”

    “臣不才,巧好有此涉獵。”侯海道。

    朱高煦又問:“冬天的船只怎么辦?”

    侯海道:“冬天結冰時,船只無法進出港口。不過遼東近處有幾處不結冰的地方,一處在永平府盧龍縣,位于山海關內。金州衛(旅順、大連)則有兩處海灣終年不結冰。海船在冬季可以去這些地方,但平常那邊比較冷清,不結冰的地方多半不在河口。”

    朱高煦點頭道:“有道理,若有河水沖淡了海水,更容易結冰。”

    侯海愣了一下,似乎不太明白這個道理,他隨即拜道:“圣上英明。”

    朱高煦道:“這么說來,遼河口也該結冰了?”

    侯海想了想道:“臣不敢確定,不過沒聽說過那邊不結冰。”

    朱高煦已把卷起的地圖拉開了一角,看了一眼道:“遼河口沒有衛所,也無官府設的港口碼頭,北邊很遠才有個海州衛。”

    侯海附和了一聲。

    朱高煦便下令道:“選兩個人,帶些隨從去遼河口,瞧瞧有沒有能設港口碼頭的地點。”

    侯海道:“臣領旨。”

    朱高煦尋思著,海船如果能在遼河口停泊卸貨,將來貨物便能通過遼河、渾河等水系深入遼東都司各地。成本更低、運輸量更大的海運和水運,會讓遼東都司的局面完全改變。這也十分契合他的新政,貿易運輸重視利用海運水運。

    只不過暫時一切都還停留在設想中。眼前的現實是,遼東的冬季顯得很荒蕪冷清,朱高煦眺望著冰雪大地,除了長龍般的軍隊儀仗,附近仿佛沒有人煙。



          無敵龍中文網歡迎您來,歡迎您再來,記住我們http://www.wudiun.com,注冊會員

快速软件开发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