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間無色 773 作戰部署

    “地點:銅鑼灣。?八。?八**讀??書,。。o”

    “行動目標:抓捕及剿滅一個外籍罪犯集團。”

    “近期該集團在港島動作頻頻,不禁造成多起兇殺案,而且還威脅到整體的治安環境。”

    “剛剛我接到線報,確定集團的老窩設在銅鑼灣的地下基建內。大致範圍在天后廟、維港公園、黃仁書院三個點位之間。”

    總署、刑事部。

    大型會議室內,一百余名伙計們或站或坐,看向講臺上的人影。

    李少澤拿著一根光線筆,指著投影儀上的一幅銅鑼灣基建圖。

    三維立體的設計圖上,密密麻麻,全是地下管道的形狀、編號。

    刑事部、行動部的伙計們穿著防彈衣、腰間配qiāng、雙手放在膝前,筆直端正的在聽長官訓話。

    lǐ wén bīn、周星星、趙建國、陸玄心四人則是坐在前方,聽著李sir的部署分配。

    飛虎隊成員抱著qiāng械,穿著作戰服,站在側面的走廊上,心里已經做好率先沖鋒的準備。

    這可是件大案子!

    犯罪集團的手段狠辣,實力不俗,遠超普通的古惑仔。

    飛虎隊既然出場,難道還能讓飛虎隊打醬油?

    周sir能同意,他們飛虎隊員都不會同意。

    李少澤講完概況后,抬起手腕看看錶,敲著錶殼講道:“現在時間是下午三點,由于銅鑼灣位處鬧市區,行動計劃將在深夜進行。再此之前,包括我在內的所有人,不允許通訊,不允許離開會議室的大門。”

    他的目光狠狠瞪響lǐ wén bīn,擺明是在告訴他,乖乖坐著,你也不能走。

    “呵呵。”李文彬扶著眼鏡輕笑,微微點頭,心中了然一切,知道該怎么配合“總指揮官”做事。

    畢竟,“一哥”跟他打過招呼,他知道案件的嚴重性。只要李sir沒暴露什么毛病,他就不敢故意來找李sir的茬。

    李少澤收回目光后,抬頭掃過室內的眾人,手里把玩著光線筆:“我已經通過警務處發出申請,要求技術部門的衛星支援,希望縮小行動範圍,最好能夠確定在詳細的街道。”

    “等到衛星圖片傳來,我們再開始行動詳細的行動部署,有沒有問題?”

    場內的警員們神情肅然,大聲應道:“沒有問題!”

    “好。【八【八【讀【書,。23。o”

    李少澤走到案頭前,先把光線筆放好,然后拿起水杯,喝下一口水,再朝玻璃門外等待已久的王素賢揮揮手。

    王素賢當即抱著一個檔案夾過來,把一張張白紙,跟一把把黑筆放在警員們的面前。

    警員們拿起紙筆,面面相覷,把目光投向臺上的指揮官……

    “咳咳。”

    “晚上的行動危險性很高,不管是負責突進,還是負責警戒,每一位警員都有可能遭遇危險。”

    “寫吧,有什么想對家人說的先寫下來。madam王會替你們保管好,行動結束你們可以找她拿回來。”

    李少澤的做法完全是出于人性的關懷。

    沒辦法,行動警員、飛虎隊都跟“改造人”不是一個等級的兵種。

    要是在圍剿行動中出現什么意外,肯定會造成一定傷亡。

    飛虎隊還好說,依靠著裝備與人數優勢,可以正面跟701部隊交戰。

    但是,只要有一個改造人逃出包圍圈,開始對兩個部門的行動警員發起襲擊,結果都將非常慘烈。

    特別是在行動範圍較大,無法縮小行動範圍的情況下……

    于是,怎么把行動範圍縮小,便成為作戰部署的關鍵問題。

    當前的行動範圍,是來自“肖申克”昨晚的跟蹤摸索。

    昨晚。

    “肖申克”從新東星大廈一路跟著一小隊改造人,從中區來到銅鑼灣,在一條后巷里,翻開路面的地下井蓋進去。

    因此,他才確定“701部隊”在港島的藏身之地,位于銅鑼灣的地下基建內部。

    而且通過觀察,他還發現街道后巷內,架設有天網系統的監控器,只不過,很大機率已經遭到程序篡改,沒有把有效畫面發回監控科。

    于是,“肖申克”沒有急著追進地下,思索完利弊后,發簡訊向大老闆發出請示,最后得到停止行動的回複,他才轉身離開銅鑼灣。

    李少澤口中的那一個線人,其實就是“李富”……

    天后廟、維港公園、黃仁書院的三個點,則是他上午責令監控科進行排查,得出的三個可疑地點。

    因為這三個地點的監控畫面,在三個月之前,都出現過可疑的畫面跳幀。

    確定天網系統被入侵。

    資訊安全顧問“杜文”帶著資訊安全小組,目前已經成功恢復三個點位的天網控制權。

    當然,資訊安全組能夠管管天網,卻根本不管到衛星。

    港島沒有發射探測衛星的能力,便沒有管轄衛星的權利。

    李少澤的申請在從早上開始,會一路遞交到國內的相關部門。在有警務處背書,以及正當理由的情況下,國內方面不會進行拒絕。

    不是看李sir面子夠大!而是國內衛星資源豐富,區區給銅鑼灣照幾張熱能照片,根本佔用不了多少資源。

    曾向榮雖然有點感覺小題大做,但是考慮到前期的危害性,他最終還是在申請表上籤字,選擇配合李少澤的行動。

    “…”

    警員們坐在會議室內,聽完長官剛剛的解釋后,默默拿起紙筆,開始坐在椅子上寫下留言。

    飛虎隊員會更可憐一點點,互相把紙靠在隊友后背,才能面色嚴肅的點下筆觸。

    長官雖然說的輕描淡寫,但是他們知道一旦犧牲,這張白紙就會成為遺書,上面的話就都是遺言。

    于是,伙計們屏息靜氣寫的很認真,會議室里一時沒有聲音,回蕩著唰唰唰的書寫聲。

    lǐ wén bīn接過紙筆抬頭看了李少澤一眼,倒是沒有厭惡,反而非常自然的開始寫信,而且寫的認認真真,就像真是在寫遺書一樣。

    其他趙建國、陸玄心等人更不用細說,都在李sir的做法當中,感受到一絲絲的溫暖。

    很快,伙計們把留言全部寫好。

    王素賢開始一張張收回,最后全部收集完畢,整齊的夾在檔案夾內。轉身出會議室后,chā jìn書柜的一個角落。

    在把檔案放好后,出于保護警員**的想法,她沒有去看那些留言。只是感覺眼角酸酸的,抽出一張衛生紙,擦去眼框里的淚水,心里暗暗咬牙:“李sir,你搞什么煽情的場面,明天我絕對整死你。”

    天地可鑒,李少澤一點都沒有煽情,只是想要照顧照顧伙計們……

    晚上。

    七點。

    “嗡,嗡嗡嗡。”徐夕躺在床鋪上休息,探手接過旁邊的手機,接下應答鍵后,對面響起館長的聲音:“徐夕,圖書館出事了!”

    “什么事?”徐夕轉身從床上坐起,心里隱隱感到不妙。

    “剛剛有一伙人出現,把小蔚帶走了。”

    “他們有qiāng,全部都有qiāng……”館長跟同事們只是普通人,回憶起剛剛驚魂的一幕,現在說話的語氣都還在發抖。

    徐夕臉色瞬間驚變,揚起眉頭問道:“他們說什么沒有,館長,你慢慢說。”?

    “帶頭那個人,叫你一點鐘去天后街的電話亭等他,他們想要見你。”

    “如果你晚上不去的話,小蔚就會出事。”

    791部隊在經過調查后,得知“諾蘭”死亡的那一碗,徐夕是跟一個女孩在電影院里看電影,而且工作人員還說過,當晚是徐夕的生日。

    于是,鬼豪便認為徐夕跟“小蔚”的關係不同尋常,在找不到徐夕的情況下,毫不猶豫的把“小蔚”綁走。

    徐夕暗道一聲果然,長長歎出口氣:“這件事情先別報警,等我去把小蔚救回來。”

    “好。”

    “拜託你了,徐夕。”

    館長抓著電話的手掌一直都在發汗,聽見盲音后把電話掛斷,回頭跟兩名同時對視一眼:“別報警,我們要相信徐夕。”

    “明白了,館長。”

    他們其實是更希望“小蔚”能夠安全的回來。

    “唰啦!”

    徐夕放下電話抓起衣架上的披風,系在脖子處后,大步走到工作臺前開始檢查裝備。

    博士那一群人把基地放在“天后廟”附近,就注定白天不能行動,淩晨一點夜深人靜的時候做事,倒是很符合他們的風格。

    不過他想要把小蔚救出來,還是需要提前做好準備。

    “哢嚓。”徐夕從qiāng膛里推出一枚子彈,咳咳咳,幾滴鮮血再度吐在工作臺上。

    刑事部,會議室內。

    伙計們在里面坐一整天,大部分都抱著裝備,靠在椅子上休息。

    午餐、晚餐、下午茶,全部都是由王素賢帶人送進來,吃完后再收走。

    “李sir!”

    王素賢忽然推開玻璃門,手中拿著一份塑膠紙板,把一張衛星探測圖交到李少澤面前:“國內發來的技術支援,通過熱能探測,確定銅鑼灣天后廟地下五米處,有一個高熱能源。”

    “太好了。”李少澤等這個東西,等了很久。拿過探測圖跟城建署的基建圖一比,立即確定詳細701部隊的老窩,就建立在天后廟附近的天后廟道。

    靠。

    藏在這種地方。

    別說你搞科研的,說你搞神學的,我都信。11



          無敵龍中文網歡迎您來,歡迎您再來,記住我們http://www.wudiun.com,注冊會員

快速软件开发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