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裔實習生 766 感謝兩位大佬的盟主

    死了

    李羨魚一時悲喜交織,青師可以說是造成他人生慘劇的罪魁禍,二十年前,牠誘騙結義三兄弟進入萬神宮,親手把生父李無相推入萬丈深淵。

    接著,牠培養通玄子,讓他為自己效力,再驅使通玄子與養父同歸于盡,玉石俱焚。

    李羨魚徹底失去父愛。

    三個大Boss里,青師位列李羨魚必殺名單榜。

    沒想到這個大仇人最后是被忘塵道長給殺死的。

    “遺蛻被多爾袞帶走,很不妙啊”

    李羨魚悲喜交織時,秦澤就是在場的智商擔當了:“他會不會制造出另一位主宰級存在,就像多爾袞自己那樣,吞噬遺蛻,取代原本的主宰。”

    眾人聞言,頓時一驚。

    祖奶奶呵呵一聲:“怎么可能,多爾袞為了吞噬遺蛻,耗費了數百年時間。”

    眾人聞言,神色一松。

    就是嘛,好不容易干掉一位主宰,要是轉眼就多出一位,那還怎么打,直接舉白好了。

    “那就是說,我們其實已經贏定了。”丹塵子面帶喜色:“單憑多爾袞和貝克·理查德森,已經不足以與我們抗衡。”

    己方三個極道,再加上他們三個半步極道,總共是四名極道層次的戰力。

    打多爾袞和貝克·理查德森,那不是爸爸打兒子嘛。

    聽到他們談話的李羨魚心里一驚,從自己的情感世界里掙脫,微微變色:“不對,大老板說的沒錯,多爾袞可以再造一個主宰,而且不會用時太長。”

    大伙紛紛看向他,整齊的戰術后仰(冰渣子除外)。

    “你別嚇我。”白神瞪大漂亮的眸子。

    李羨魚沒搭理她,思緒回到了島國,他清晰的記著,當初被斬斷頭顱的毒尾主宰,元神也接近湮滅,后來逃入黑龍胃袋。

    他和祖奶奶窮追不舍,進入黑龍胃袋試圖補刀,永絕后患,不料遭遇了丹云子的襲擊。

    彼時,丹云子已經初步融合毒尾遺蛻,竊取了牠的力量與權柄,盡管融合還夠徹底,丹云子也無法完全揮毒尾的力量,但對付已經力竭的李羨魚等人,就像黃金弗利薩吊打克林。

    如今已經證實,丹云子吞噬毒尾的手段,來源于多爾袞。

    吞噬遺蛻不會花費太長時間,頂多就是刻畫陣法需要耗時耗力,但這不是幾天的時間,可能是幾小時,或者小半天。

    “我自然是知道的,”李羨魚環顧四周:“你們知道我的特殊,我曾經在島國經歷過”

    聞言,大伙臉色再次沉重起來。

    沒人去問李羨魚具體經過,但相信他的話。

    “大家換位思考,如果你是多爾袞,你會把遺蛻給誰?”李羨魚掃了眼眾人。

    “自己用。”丹塵子說。

    他并不知道主宰的遺蛻無法相融。

    “這個”祖奶奶很努力的思考片刻:“當然是找一個適合的盟友。”

    說了相當于沒說,不過,對于祖***智慧,李羨魚已然不抱希望。

    沒必要對一個暴力能解決百分之九十九問題的女人,過分的要求她擁有智力。

    這并不現實。

    如果李羨魚自己能用暴力解決一切,他覺得自己也會懶得動腦子。

    “是貝克·理查德森。”冰渣子說。

    秦澤沉著臉,點點頭。

    “沒錯,尋常血裔扛不住遺蛻,這是不需要驗證也能輕易想象的。”李羨魚說:“血裔界極道高手屈指可數,除了貝克·理查德森,多爾袞唯一能選擇的就是那位酋長。”

    “酋長與世無爭,不一定愿意摻和進來。其次,除非雙方早有聯絡,不然,多爾袞如何放心把遺蛻交給一個陌生人,把陌生人培養成主宰,這是很不理智的行為。”

    “貝克會長是唯一,也是最好的人選。”

    “而我知道,他能幫助貝克·理查德森在很短的時間里吞噬遺蛻。”

    李佩云等人倒抽一口涼氣。

    貝克·理查德森是資深極道,再吞噬古妖遺蛻,無疑會誕生出一位極道巔峰的高手。

    而青師的權柄是分身,既強大又麻煩,如果不是為了爭奪果子,這世上沒能人把牠從茫茫人海里揪出來。

    在隱蔽和活命方面,牠是當之無愧的no。1

    這樣的對手,殺一次已經如此艱難。再來一位同樣難纏的敵人,想想就讓人不寒而栗。

    “但依然不是我們的對手。”祖奶奶眸子一轉,從擔憂到淡定,語氣頗為輕松:“你們想啊,即使貝克·理查德森有三道分身,再加上多爾袞,那也才四個極道。頂多就是和我們持平嘛。問題不大。”

    “所以你想說什么?”冰渣子橫她一眼。

    “我帶著咸魚找地方躲起來,等到果子成熟唄。到時候,就不怕他們啦。”祖奶奶很有信心的模樣,就像數學考了九十分的女高中生。

    大家聽后,都覺得祖***想法很好,是不錯的選擇。

    紛紛在心里為祖奶奶打bsp;            尤其是在鬼門關走了一遭的李佩云丹塵子以及黑白雙神。

    秦澤一針見血:“果子什么時候成熟?”

    祖奶奶一愣。

    這問題沒人能回答,即使是李羨魚自己。

    秦澤一拍手:“這不就是沒準兒的事么。要是幾個月后,幾年后呢?”

    “你們能逃,我肯定是不能的,我要與寶澤共存亡。到時候,我就被多爾袞和貝克·理查德森殺了祭天。你們勝算更低。”

    “而且,”他看了眼李羨魚:“我不信他會龜縮。”

    “祭天就祭天嘛,大不了等我曾孫”祖奶奶給了秦澤一個眼神,表示你懂的。

    復活啊,果子可以回溯時光,肯定能復活啊。

    李羨魚頓時看向冰渣子。

    冰渣子肯定感覺到他的目光了,但目不斜視,不表態度。

    回溯時光的話,敵人也會跟著復活一朝回到解放前。

    目前我能回溯時光的兩種方式:元神回溯,世界線回溯。

    但不管是哪一種,都無法拯救那些死去的人,或許只有等果子徹底成熟之后,我才能知道如何利用它的神奇,拯救那些隕落在時光里的人。

    時光回溯付出的代價太大,他不能繼續使用這個外掛。

    坐等果子成熟是最好的機會。

    但問題是,如果在戰局大好的情況下,按照祖***意思,祖孫倆偷偷摸摸的茍起來。

    寶澤肯定要完蛋,那些珍視的朋友,故人,沒一個能活。

    時隔七十年,我們好不容易站起來的血裔界,又要被米利堅踩在腳底碾壓,碾碎,毫無尊嚴。

    這是一個取舍。

    寶澤垮了之后,以貝克·理查德森和多爾袞的智謀,肯定會趕盡殺絕,而是與當局達成協議,借用官方的力量搜捕我。

    我和祖奶奶能躲過鋪天蓋地的搜捕嗎?

    如果它的成熟期不長,那想必沒有問題,可如果是幾年呢?

    拋棄現有的優勢,龜縮起來,坐等果子成熟,弊大于利。

    目前的局勢,破軍隕落,只剩多爾袞和貝克·理查德森,完全消化主宰遺蛻是需要時間的,理查德森不可能初得遺蛻,就運用的和破軍一樣如火純情,這一點,已經吞噬過魅妖的李羨魚可以確信。

    果子的成熟期無人可知,一旦果子成熟,他們功虧一簣,所以,真正捉急的應該是他們。

    眼下局勢這么好,傻子才白白浪費。

    退一步,祖***“龜縮計策”可以當做后路,當成不得以而選擇的后招。

    以進攻為主,以龜縮為退路,穩打穩扎。

    “我其實挺想縮著的,”雖然主意已定,但祖***面子還是要給的,李羨魚話鋒一轉:“但是,既然咱們有這么大的優勢,可以打的再大膽一點嘛。實在不行,我們再縮起來。你們別把貝克·理查德森想的太可怕,掌握遺蛻的力量,不是瞬息間的事,需要磨合和熟練。”

    李佩云和丹塵子嘆了口氣,戰斗還得繼續。

    “話說,我其實沒必要這么拼命的吧,我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卷進來的。”秀兒喃喃道。

    你當然不知道,你是在不知不覺間落入李羨魚,不,李倩予的套路,于是深陷其中不可自拔丹塵子拍了拍他的肩膀,說:

    “我倒是知道自己為什么要摻和。”

    李佩云看他。

    “以前是為了復仇。”丹塵子說。

    “那現在?”

    到了現在,他其實可以抽身而去,主宰的目標不是他,而破軍已經隕落,師門長輩的仇,已經報了。

    “為了天下。”丹塵子說。

    身為正統的道門傳人,他內心是有游歷天下,拯救世人的情結的。

    這是道門的傳統,一個流傳千年的大教,保留下來的傳統。

    正如每逢亂世,便有草莽英雄并起,懷揣著制霸天下的情結。

    “很好,那就這么決定了。”秦澤身為大老板,便主動把繼續戰斗的決策給拍板下來,轉而說:“接下來大家有什么意見。”

    “當然是揪出多爾袞和貝克·理查德森。”李羨魚說。

    “讓人封鎖浙省的高公路以及國道,封鎖海關,加強附近海域的排查。通知法王,加強附近城市、道路的交通監控。另外,找附近的政府,了解一下牛山景區屬于哪個水域”秦澤熟練的下達指令,把黑白雙神打出萬神宮。

    萬神宮里搜不到信號。

    “這樣一來,咱們的對手就從主宰,變成了人類。”祖奶奶呵呵兩聲:“當年九位主宰打死打活的搶果子,全給別人做了嫁衣。”

    “貝克·理查德森得到遺蛻后,他不成了最強的了嗎,多爾袞心真大。”李佩云說。

    他現自己給不出什么有效合理的建議,便只能牢騷。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

    秦澤和李羨魚先是一愣,繼而臉色微變。

    “糟糕!”冰渣子蹙眉。



          無敵龍中文網歡迎您來,歡迎您再來,記住我們http://www.wudiun.com,注冊會員

快速软件开发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