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晨曦之星 第二九一章 鮮血盛開王座之路(21)

    (感謝Aimee大佬為學姐畫的人設圖,美極了。想要的可以進群索取。補昨天的更新,今日還有一更)

    謝旻韞看見了燈光影映下的那一潭碧水,圍繞著車廂旋轉的冷水魚群,如同隕石帶,而在湖里游蕩的巴博斯是一顆孤獨的恒星。

    她還看見成默膽怯的閉上了眼睛。

    以及他想要探索卻不知道該去向何方的手。。。。。。

    謝旻韞注視著成默微微顫動的睫毛,緊張的表情,壓抑的呼吸,卻不自覺的笑了。

    她的男人,她的丈夫,她所喜歡的人,雖然大多數時候表現的鎮靜到冷漠,但也有會有羞怯的時候。

    忽然間,謝旻韞覺得怎么看他也看不夠。

    回憶如同潮水淹沒了她。

    她想起第一次見他是在外公家的小別墅,他站在門口怯生生的,又裝的很篤定的模樣,像個穿著大人西裝的小男孩,當時謝旻韞覺得他裝腔作勢的表現出冷酷,實在是幼稚極了。

    她想起第二次見他是在校門口,杜冷邀請她參加“六一兒童聚會”,她原本興趣不大,但看見了偽裝成熟的稚氣男孩成默,想起了第一次見面時和他因為“巧合”所發生的爭吵,也許是出于不服氣,也許是出于惡作劇,總之她叫杜冷約了他。

    沒想到如今自己卻成為了他的女人。

    她又想起第三次和成默在杜冷家里見面,看著成默將一群人玩弄于股掌之上,自己莫名的竟然隱約有些得意,還覺得找到了一個有趣的人,甚至拉下臉來主動要送他回去,然而卻被他斷然拒絕。現在想起來那個時候的自己才真是幼稚又自傲……。

    “不過最后贏的還是我”,想到這里,謝旻韞情不自禁微微臉紅了一下。

    接著她又想起了跟著成默坐公交車,然后坐錯了站。她一個人在地鐵站里一邊暗罵成默,一邊找了好久才找到回家的路。。。。。。

    這一件件原本無聊的事情,現在回憶起來滿滿全是甜蜜,這些甜蜜的畫面雖然在她的生命里算不上多,但每一個時刻都如同珍藏在相冊里的照片,一幕一幕始終歷久彌新。

    謝旻韞看著成默,覺得他便是她心底的珍珠,為幸運遇到他的自己映射出了一個雖然艱難但卻存在希望與美好的世界。這個世界也無需完美,只要她能和成默在一起,能偷得一點流光溢彩的光陰,也是完滿的。

    于是這一秒,她竟然有些不自信起來。

    謝旻韞抿了下嘴,咬著嘴唇,紅著臉頰問:“我是不是不好看?”

    “怎么可能?”成默有些不知所措,那只想要抱住謝旻韞的手也凝在了半空中。

    “那你為什么要閉上眼睛?”

    “我怕……”成默沉默了好一會,才顫聲說,“我怕睜開眼睛就發現你從來都沒有存在過,而我只是做了一個荒唐的夢。就像我小時候總會夢見母親,然后醒來就會看到空蕩蕩的房間…。。那個時候我以為我誰都沒有,我只是一個人…。。現在是一個人,將來也只會是一個人……”

    謝旻韞的面容變的溫柔起來,像是初夏的晚風。

    她抓住成默凝固在半空中的右手,將他的右手放在自己心臟上面,她眼也不眨的看著他喃喃的說:“感覺到沒有?我的成先生啊!不要害怕……我會一直都在的……。”

    靜謐的車廂里回蕩起兩個人劇烈的心跳。

    他緩緩的睜開眼睛,再次看見了謝旻韞那完美無暇的面孔。

    “真美啊!”成默在心中感嘆,他忍不住又閉上了眼睛,實在不敢于女神一般的謝旻韞對視。

    謝旻韞也不說話,兩個人就這樣在幽暗而逼仄的車廂里聆聽著冷水魚群甩動尾巴攪起水流的聲音;聆聽冰層之間擠壓的咯咯聲;聆聽著彼此的心跳和呼吸。。。。。。

    時間是無關緊要的存在。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成默才再次睜開眼睛,他鼓起了勇氣輕輕的抱住了謝旻韞,投射出深情但克制的視線在她的眉眼間徘徊,他貪婪的看著謝旻韞的眸子,這一刻他竟絲毫都沒有那些欲念,只是覺得靈魂飄了起來,擁抱著謝旻韞像是擁抱著銀河,又或者說他被銀河所擁抱著。

    他想起了他在阿爾卑斯山頂野營時看見的浩瀚星河,還有在波濤洶涌的大海上所看見的銀河,它們此時此刻就在謝旻韞的眼眸中,在她的肌膚里。

    如今這條銀河正擁抱著他,像是蒼茫夜色擁抱著大地。

    真是美的令人驚嘆不已。

    最終成默的眼神不在徘徊,他注視著謝旻韞瞳孔,覺得那雙眼睛如同星光,實在明澈極了,閃耀著炫目的光彩,以及叫他窒息的深邃,那深邃讓他不可自拔。

    他在其中看見了自己的倒影,覺得自己不過是渺小的存在。

    “這真不是夢嗎?”成默情不自禁的低喃。

    謝旻韞微紅著臉頰主動貼近了成默,將有些冰冷的唇貼了上去,輕輕的碰觸了一下,隨后和成默抱的緊緊的。

    “我還記得第一次在爺爺家見到你,那個時候你看上去比我矮一些,戴著個土氣的眼鏡,一副稚嫩又呆滯的模樣,我還以為你是個初中生,就想外公怕是不會見你,差點自作主張讓你離開的……現在想起來,那個時候真要讓你走了,現在也就真是一個夢了!”

    “所以你是后悔了嗎?”

    “是呀!后悔了!”

    成默“哦”了一聲,即便明知道應該是個玩笑,音調還是有些難以隱藏的失落的低沉。

    謝旻韞將成默抱的更緊了一下,讓兩個人能夠更好的嵌合在一起,她撫著他的發輕聲說:“現在想起來,那個時候讓我后悔的事情挺多的,比如說第一次見你和你在家里爭辯什么是巧合;第二次在杜冷家里和你玩殺人游戲,后面還和你討論人類社會的奧秘……后面在K20上憤怒的和小丑西斯爭吵,結果遇到了真正恐怖的事情,人都嚇傻了……”稍微停頓了一下,謝旻韞難為情的說,“就是做了這些蠢事,讓我成為不了你心目中的女神了對不對?現在想起來真是后悔死了。。。。。”

    冰山美人嬌羞起來,真是要人命,成默的心尖微微的顫抖了起來,像是飛在花蕊旁的蜂鳥的翅膀,震顫的厲害。他和著她薄荷味道的呼吸低聲說:“沒有啊!其實我一點也不覺得你蠢,只是覺得你的傲嬌的有點可愛,你的堅持也很可愛,你想要貫徹的正義也很可愛…。。”

    謝旻韞冷哼一聲說:“騙鬼呢?你當時肯定覺得我這樣的女生又蠢又作…。。要不然你怎么會躲著我走?”

    成默喉嚨干澀的說:“還要解釋嗎?說過了不是躲,我這是有自知之明,像我這樣的男生,怎么可能獲得長雅女神的青睞啊!因為肯定得不到,所以眼不見為凈…。。”

    “那為什么我主動和你接觸,想要和你做朋友,甚至都…。。”謝旻韞想她還沒有承認過自己是跟蹤成默去歐羅巴的立刻,剎住了車,“都請你喝奶茶了……你還是要抗拒我?”

    “我當時可不相信癩蛤蟆和天鵝能發生什么故事。”

    “那現在呢?”謝旻韞眨了眨眼睛。

    “現在我也不敢確信…。。覺得你和我之間還有那么一點點距離…。。”

    謝旻韞忽然稍稍推開成默一下,在成默愣神之際,伸手。。。。。。。。。。。外套和T恤,主動摟住了他的脖子,和他毫無阻礙的。。。。。。。,用輕弱蚊蠅的聲音問:“那現在呢?”

    成默沒有說話,用行動來回答。

    謝旻韞輕輕的閉上了眼睛。

    像是炎炎夏日投入了沁涼的湖。

    兩個人都忘記了一切,忘記了外面的紛爭,忘記了什么里世界和表世界,忘記了他們如今還身處危險之中。

    成默顫聲問:“小進,可以嗎?”

    原本閉著眼睛,臉頰燃著火燒云的謝旻韞,睜開了眼睛,她纖長如蓮藕的玉臂摟著成默的脖子,像蚊蠅般低喃道:“你不是擅長微表情嗎?你看我現在的樣子是可以還是不可以……”

    成默的身體在謝旻韞的視線中焚燒,他吞咽著唾液,似乎想要澆滅內心灼熱的渴望,然而火卻越來越猛,他開口說話,聲音都變的沙啞:“高一第二學期期中考試典禮的時候,我看著你上臺領獎,那個時候整個禮堂都沸騰了,大家喊你瀟湘女神,然后輪到我的時候,就是全年級倒數第一,雖然我表現的很無所謂,實際上不知道為什么…。。我還是有些在乎你的看法的,雖然我知道,你根本不知道我是誰……”

    摟著成默脖子的謝旻韞咬了下嘴唇說:“所以呢?你現在終于如愿以償了?”

    成默搖了搖頭,說:“我只是在害怕,我一直都覺得,如果說這個世界上有一種人是不值得被愛的人,那大概就是說的我這樣的人吧。其實我明白我很糟糕。因為過去的經歷,我害怕交際甚至不想和他人建立過于親密的關系,我總會不自覺的自卑,敏感有缺乏安全感,出于自我保護,于是周身都長滿了刺,將自己保護的死死的,像是一株孤獨的仙人掌。每個變成仙人掌的人都渴望著有人能夠張開懷抱擁抱他,而不顧他周身的刺,可不管怎么擁抱,仙人掌總是要長出刺來的,傷害那個想要擁抱他的人。。。。。。”成默停了一下,壓低了聲音說,“也許像我這樣的人,適合的不是溫暖的懷抱,而是冰冷而孤獨的沙漠。。。。。。可如今。。。。。。這種能夠擁有你的幸運,我實在不知道一株可憐的仙人掌該拿什么交換。”

    “你不是說我是刺猬嗎?刺猬和仙人掌,多般配啊。。。。。。”

    “可我有刺。”

    “我會讓它變軟的。”謝旻韞在成默的唇上輕輕的啄了一下,如炎炎的夏日天空給大地投下了第一滴雨水,接著一發不可收拾。

    情愛和欲望交融在一起是如此醉人。

    成默覺得自己飛入了天空,進入了明亮的銀河,他順著銀河奔跑。銀河好像沒有盡頭,他也找不到盡頭。

    于是他放棄了尋找盡頭,投入了銀河,朦朧的光像水一樣把他給包圍了起來,如同進入了真正的河流,他被銀河浸泡著的身體柔軟了下來,河里彌漫著一股沁人心脾的芳香,屬于謝旻韞的香味。

    成默閉上了眼睛,一種熟悉的漂浮感包圍了他,這是一種幸福的冷冽,也給了他某種可以預期的歸宿。

    長久的激情平息過后,兩個人相擁在一起。謝旻韞的臉頰發熱,紅潤異常,濕漉漉的頭發黏在染著云霞的臉頰上,但嘴唇卻有些失去了色澤,她的眼眶里有閃耀著光暈的水珠。

    也不知道是淚水還是汗水。

    可不知道為什么,成默的眼角也有些濕潤了,也許是身處險境,他和謝旻韞有無法預知的未來,在時代的旋流中,個人何其渺小。于是他們兩個都小心翼翼的不談及以后,只是聊起回憶,因為他們都知道未來不一定會來,也許這就是謝旻韞此時此地選擇和自己結合的原因,她不想遺憾,因此連避孕的意圖都沒有。

    成默眨了眨了眼睛,控制住莫名其妙的淚水,看著謝旻韞眼眶里倒映著的星光,他說:“等回京城了我們就去做望遠鏡。。。。。然后每天夜里我們都要看星星。”

    “每天夜里都看嗎?”謝旻韞問。

    “下雨的時候我們可以做點什么別的。。。。。”

    “那陰天呢?下雪天呢?霧霾天氣呢?”

    “也適合做點什么別的?”

    “什么別的?”

    “你知道的。”成默決定對自己的老婆坦誠一些。他轉頭看向了謝旻韞,她臉上蘊著一些羞澀,一本正經的說些俗氣的話向來不是她的風格,可這樣的時候偏偏只有這些話能夠撫慰人心。成默心中嘆息,他仔細的鑒賞著謝旻韞那玲瓏而懸直的鼻梁、蜿蜒的唇和弧線完美的下巴,在昏暗的湖水映襯下顯得輪廓模糊,一只冷水魚一張一合著嘴巴像是觀眾一般在窗外窺探著他們。車子還在湖里慢慢的移動,像是安靜漂浮在宇宙中的宇航器。謝旻韞像是來自外太空的不可思議的絕美物種,浮著汗珠的白皙肌膚散發著叫人頂禮膜拜的光暈,也許是神。

    實在是太完美無瑕了。

    成默總覺得這樣的完美無瑕不該屬于他。

    成默親吻了謝旻韞,不那么自信的說:“我們會一直在一起的吧?”

    也許是覺察到了成默的不安,謝旻韞抱緊了他有些冰冷的身體:“一直不夠,要永遠。”

    巴博斯里又回蕩起了春天的歌聲。

    ———————————————————————————————

    2020年12月25日,下午3時25分。

    謝旻韞帶著成默在幽閉的湖里暢游了一番,順便洗了個澡之后重新啟動了被她關閉的女媧。

    剛剛被激活的女蝸立刻抱怨道:“你們兩個在這種關鍵時刻關閉我,實在是太危險了?我又不是沒有見過男歡女愛,說句實話,我看過的片子比你們吃過的鹽還多。。。。。”

    謝旻韞板著臉皺了皺眉頭說:“女媧。。。。。。”

    女媧馬上閉上了嘴,十分人性化的嘆了口氣:“唉!當我什么都沒有說吧!反正你現在權限大。”

    “現在外面情況怎么樣?”成默問,他倒不覺得謝旻韞關了女媧有什么,反正謝旻韞本體的感知也十分敏銳,倘若有人試圖進入冰湖,肯定能夠第一時間感知到。反而是女媧這個人工智能越來越有意思了點。

    女媧回答道:“奧丁之怒的人朝著岑納的方向搜過去了,不過他們也在去倫斯去的路上安排了人手。”

    “從這里去岑納和去倫斯的路程差不多,我們得趕緊出發,不能等奧丁之怒的人發現我們沒有往那邊走。”成默說。

    謝旻韞點頭說:“女媧你把車升起來,我去開洞。。。。。”

    片刻之后,巴博斯重新出現在雪原上,在漫天的風雪中開始向著倫斯奔馳。

    女媧回答道:“奧丁之怒的人朝著岑納的方向搜過去了,不過他們也在去倫斯去的路上安排了人手。”

    “從這里去岑納和去倫斯的路程差不多,我們得趕緊出發,不能等奧丁之怒的人發現我們沒有往那邊走。”成默說。

    謝旻韞點頭說:“女媧你把車升起來,我去開洞。。。。。”

    片刻之后,巴博斯重新出現在雪原上,在漫天的風雪中開始向著倫斯奔馳。



          無敵龍中文網歡迎您來,歡迎您再來,記住我們http://www.wudiun.com,注冊會員

快速软件开发工具